• 國產醫療設備迎來春天?

    醫藥網9月19日訊 進入初秋,得知“新醫改”政策推動醫院醫療設備實現國產化的消息后,對于多年在天津、河北等地從事國產醫療設備銷售的經理趙海燕來說,無疑是個大好消息。“經過了數十個難熬的伏天,終于迎來了秋高氣爽。”在趙海燕看來,這個推動醫療器械設備實現國產化的醫改政策如果能切實落地,他們的高端醫療設備就可以打開市場,經過一冬天的磨合,企業或將迎來自己的春天。
     
      日前,國家衛生計生委、工業和信息化部聯合召開推進國產醫療設備發展應用會議,大力倡導使用國產醫療設備,重點推動三級甲等醫院應用國產醫療設備。此前,5月28日,國務院發布了《關于印發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2014年重點工作任務的通知》,強調進一步加大醫藥產品研發的組織推進力度,重點做好基本醫療器械產品國產化工作。
     
      一直以來,對于國產醫療器械在三甲醫院“遇冷”,醫院和企業“婆說婆有理、公說公有理”。
     
      趙海燕告訴記者,他們以前多次上門推銷談合作的三甲醫院,最近有四五家已經開始給他們打電話,并愿意“坐下來”耐心聽聽他們企業的彩色多普勒超聲波診斷儀和全自動生化分析儀等國產設備的詳細介紹。“以前院方一聽是國產醫療設備,就武斷地說句質量我們無法信服,不僅價格不過問,甚至免費試用的機會都不給就草草送客。”趙海燕坦言并流露出些許無奈。
     
      “時間長了我們都開始反思國產醫療設備究竟真的是質量差還是我們的思路錯了。”趙海燕說,他們的高端醫療器械已經進入了國際市場,但要想進入國內市場卻很難。盡管現在已有醫院想了解他們的設備情況,但也只局限在了解登記層面,并未進入納入采購階段,所以估計打開天津和河北兩地的三甲醫院高端醫療設備的市場還是個未知數。
     
      醫療器械行業是技術和資金密集型的朝陽行業,亦受到國家的重點扶持,被列入我國七大戰略性新興產業。2013年,我國規模醫療器械收入達1889億元,而2001年國內醫療器械市場規模約為200億元,年均復合增速接近21%。
     
      實際上,在高速發展的背景下,國內已有部分醫療器械產品成功實現了國產化替代。
     
      2007年成立的天津賽諾醫療科學技術有限公司專業從事介入醫療領域Ⅲ類醫療器械的研發、生產銷售。目前已向市場推出了以球囊導管及冠脈支架系統為主的多項系列產品,產品品質達到國際先進水平,率先在國內市場打破進口壟斷。
     
      “我們生產的冠脈支架,可以讓老百姓也用得起。”天津賽諾相關負責人向記者介紹,此前國內使用的都是國外進口的冠脈支架,高昂的價格推升了患者的醫療成本。隨著賽諾生產的冠脈支架投放市場,伴隨著市場競爭,國內冠脈支架產品價格總體下降了50%。
     
      除天津賽諾外,天津濱海新區企業天津微納芯科技有限公司自主研制的“小旋風”全自動生化分析儀則填補了國內市場國產微型生化分析儀的空白,只需2至3滴指血(約100ul)的血樣,就能夠在10分鐘左右的時間里完成單樣本多項目的檢測。從上述例子中可以看出,醫療器械的國產化的趨勢正在不斷顯現。
     
    國產高端醫療設備質量良莠不齊
     
      “盡管政策出臺,但醫院在選擇國產醫療設備上還需謹慎,畢竟涉及國產醫療器械的企業良莠不齊,為了保證患者的生命安全,是否采用還需深入了解。”本報記者在天津等地對于醫院是否會采購國產醫療設備的調查走訪中,從院方口中得到了近乎一致的答案。
     
      中國醫學裝備協會此前公布的2012年CT與MR設備市場規模分析結果顯示,西門子醫療在CT和MR設備市場占有率名列第一,其與美國通用電器(GE)、荷蘭飛利浦公司分食了中國高端醫療設備市場超過七成的份額。有業內人士預測稱,2015年,我國將成高端醫療設備的世界第一大市場。
     
      “單純從三甲醫院來看,國產高端醫療設備所占的比例相當低,甚至不足10%。”天津某三甲醫院相關負責人告訴中國經濟時報記者稱,此前,大多三甲醫院不愿接受國產醫療設備主要是政策環境不配套、創新能力薄弱、技術投入不足、產業體系不完善等原因造成。
     
      “很多大醫院在采購高端醫療器械的招標書上,都明確表明不買國產器械。”該負責人表示,“醫院普遍認為國內產品質量不佳,擔心在使用中會出故障,進而使得一些好的高端產品也受到拖累。一方面三甲醫院不差錢,具備購買外資產品的實力,醫院作為買方,肯定是希望可以買到使用時間越長、更新率越低的儀器,可以通過進口產品吸引患者的需求。”
     
      通過查看《2013年中國醫療器械行業發展狀況藍皮書》統計報告了解到,目前我國有醫療器械生產企業1.7萬余家,90%是年收入在2000萬元以內的中小型企業。事實上,很多小企業的主打產品,不過是一次性注射器這樣的低端產品。長期以來,我國醫療器械生產企業以小規模居多且布局散亂。
     
      由此可見,由于核心技術缺失,國產品牌被擋在了有更大需求的三甲醫院門外,這也是國產醫療器械品牌面臨增長瓶頸的一個重要原因。
     
      中國醫療器械行業協會會長趙毅新此前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美國最大的40家醫療器械企業的產值占全球醫療器械產值的20%,而我國所有醫療器械企業的產值只占約5%。企業個體規模小,則研發投入少,質量差異甚大。
     
      “這些小企業,不僅生產技術含量較低,其生產工藝和質量控制的安全有效性更是大問題。同時,很多企業以低投入維持生存,只強調‘成本控制’,選擇原材料差,反映在產品上,就是質量難有保證,形成惡性循環。”天津多年從事醫藥行業監督的專家認為,參差不齊的質量水平直接導致不理想的使用體驗,進而形成了對國產醫療器械的不信任。盡管近幾年,部分國產高端醫療器械產品質量已經達到國際水準,但先入為主的觀念依然揮之不去。
     
      “國產醫療器械在轉型的過程中,如果可以擺脫單純代加工,完善加工生產體系的同時,加大研發創新才是利國利民的大好事?政府、企業和醫院應該聯手合作?合力推開醫院的大門。”院方及業內相關人士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達成了這樣的共識。
     
      專家:打鐵還需自身硬
     
      一項項同類技術實現從無到有的突破,為我國醫療器械的國產化、基層醫療衛生機構器械的配置升級,以及醫療器械科技產業競爭力的提高提供了技術支撐。但想要完全實現醫療器械的國產化替代,企業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實際上,想要完全實現國產化替代并不容易。”天津賽諾相關負責人向記者坦言,目前國內已有多家生產冠脈支架的企業,但相當一部分生產冠脈支架的企業仍以仿制國外的支架為主,擁有自主產權的卻很少。
     
      中投顧問研究總監郭凡禮指出,國內外醫療器械產品仍有不小的差距。主要體現在當前我國醫療器械生產企業普遍規模較小,同質化競爭嚴重,研究機構、高端人才和復合型人才缺少。因此,導致了國產醫療器械的整體技術水平不高,新品開發滯后,產品更新換代較慢。
     
      在郭凡禮看來,正所謂打鐵還需自身硬,醫療器械實現國產化替代的關鍵在于提升產品質量和自主創新。郭凡禮指出,企業應當轉變現有的發展觀念,摒棄同質化和低價化競爭模式,進行技術創新,重視人才,國家也應進行扶持,設立醫療器械相關國家重點實驗室、國家工程技術中心,共同推動行業的持續發展。展望未來,郭凡禮認為我國醫療器械未來向高端領域進軍是必然趨勢,只有提升國內產品的質量,才能讓國外產品價格去虛化,真正實現國產化替代。

    二維碼
    在線客服
    欧美成 人影片 AⅤ免费观看,日韩欧洲国产亚洲中文,亚洲色无码播放,亚洲高清无码A在线视频